诗歌已死,大家关注诺贝尔奖去了 
2016-12-29 16:26:1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文:梁丁


       诗人叶世斌被推举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,是最近颇为轰动的一条新闻。

  国人强大的诺奖情节,形成有一段时日了,从鲁迅,老舍,沈从文,北岛等等,前赴后继的激起国人的狂想。这当然不能用理性来分析,我泱泱大国,十几亿人口,竟然出不了一个诗人作家,荣登诺奖殿堂,那岂不是意味着中华虽大,但文艺却实在乏善可陈,岂不成了笑话。于是,不能得诺奖竟然成了一大心结,任何与其挂钩的人事,都能激起巨大的动静。

  我们需要诺贝尔奖吗?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,任何奖项,都是对于已有成绩的肯定和奖赏,它是一种结果,而非目的。当一个奖项成为目的的话,就只会导致“成王败寇”的思维泛滥,跟提高我们的文艺水平,精神气质,没有多大关系。执着于诺奖,顶多是偏执狂的心态,以为诺奖竟然可以导致国人文学,精神的提高,须不知,却是本末倒置,诺奖只是国人文学,精神诸方面提高的必然结果。

  观察舆论的态度,保持质疑是主要的情绪,怀疑是炒作,认为是恶搞,不一而足。大家似乎都觉得自己被戏弄了,依照我颇为阴毒的揣测是:他们觉得叶世斌根本就不够格承担他们追逐诺奖的梦想之重。因为推举机构世界诗歌翻译研究中心是个民间的“皮包机构”;因为叶世斌不是鲁迅,老舍,此前籍籍无名;因为叶是个政府官员(安徽天长市国土局长),要做好本职工作,不能把诗歌当职业。

  实在都是很烂的理由:无论这个推举机构牌子是多么的“大”,但是人员却多么的少,只要它确实有资格推举诺奖候选人就行了,而这点,至少目前还没人质疑;籍籍无名更不是理由,卡夫卡呢?在很长一段时间不也是相当的籍籍无名;官员与诗人的冲突,算是最无聊的理由了,只能说,古往今来,职业诗人恐怕大多境遇凄惨,像宗师级的李白,苏轼等人,诗词压根是他们的副业,一门心思钻营升迁才是他们人生的主线,国外的聂鲁达,诺奖获得者,官也比叶世斌大多了。总之,官员与是否好诗人,没什么必然联系。

  叶世斌是谁?在此前,没几个人知道。叫一般百姓屈指数几个诗人,恐怕还能留一两根闲着。这几年,最爆得大名的诗人是“梨花体”的赵丽华。曾经,大家还痛首疾呼,诗人已死,到了现在,估计死去的太久了,连被提起,都要假借诺奖之名了,也许,这才是诗人和诗歌真实的处境。照理说,叶世斌被推举为诺将候选人,我们首要的事情,是好好找来他的诗歌读一读,看看是否能在这个诗歌远离的年代,让自己流落荒野,日趋冰冷的心灵得到些许的悸动或者感动?

  我是读过一些的,至少比赵丽华要好,不说别的,语言感觉很好,有诗人的味道。只是,我发现,我和你们一样,不需要“诗歌”了,然而,既便如此,我也不需要诺贝尔奖。

  诗歌已死,大家都关注诺贝尔奖去了,这才是叶世斌事件所揭示的“真相”。


文章来源于网络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