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:诗歌虽“死”还有灵魂在飞翔
2016-12-29 16:16:4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文:乔杉

        5月15日,湖北省作协主席、作家方方通过微博称,湖北省作协向中国作协推荐的鲁迅文学奖某个参评作品存在问题,该诗人“诗写得很差”,推荐前就到处活动,但他却把所有评委搞定,以全票通过,获得湖北省作协的推荐入围鲁迅文学奖诗歌类参评目录。方方最新回应称,“实在看不下去,想阻击评奖拉关系的不正之风”。

  当事诗人柳某曾经自曝,参加广东省作协鲁迅文学奖初评没有通过,“落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部分评委素质不行。二流或三流的评委评一流的作品,其结果可想而知”。看看参评的作品:“国民党共产党,开天辟地。讲习所黄埔军,众志成城。陈独秀孙逸仙,国共合作。蒋中正毛泽东,兄弟并肩。”恐怕很多人都会“偷偷笑了”,甚至还会发出诗歌已死的感慨。

  诗歌已死不是一个新鲜话题,对应的不仅是诗歌日益式微,还对应着一种精神的无可奈何花落去。当人们感慨今天出不了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”这样的作品时,还应该关注的是,写出这样作品难道仅仅是才华可以概括的吗?不与俗世同流合污的精神,始终昂扬独立的气质,这才是最重要的灵魂。如果如方方所说,存在“评奖拉关系的不正之风”,那显然说明诗歌精神已死。当精神失去时,天也就塌了下来。

  柳某表示考虑打官司告方方,让方方拿出人证、物证。证据那点事,留待法律判断;评奖那点事,人们却早有判断。从“剧透”的申报作品来看,是不是一句“她读不懂我的诗,就没有资格评论我的诗歌”所能模糊过去的?上升到普遍意义,方方所讲的“不正之风”客观存在。我们已经多日未见真正意义上的文学批评,看看一些文学奖项的获奖名单,也只能用一句“仁者见仁”来自欺欺人。

  唯一让我们欣慰的是,这虽然是个诗歌已死的年代,却还有一些灵魂在天空飞翔着。他们坚守着自己的操守,不肯向世俗低头弯腰,对一些现象“看不下去”。就好比方方这样,能够站出来公开摆明自己的态度。这种“看不下去”,更多表现的是一种个体的抗争,是对现实的不妥协,需要极大的勇气,有时甚至需要付出代价。但这正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诗歌精神、文学精神。这种抗争未必能够从根本上改变当前文学界内部存在的一些问题,但这种抗争,终归传递了一股希望。没有这种努力,我们只能接受文学已死、诗歌已死的现状。

  方方曾经写过一部小说:《涂自强的个人悲伤》,这一刻方方的“看不下去”不只是方方的“个人悲伤”,而是整个文学的悲伤。当文学都不能洁身自好时,这更是整个社会的悲伤。无论最终结果怎么样,“活动推荐前就到处活动”,“教授们重人情而轻文学”,在当前的文学界、诗歌界是客观存在的;一些评奖名不符实,存在评奖拉关系的不正之风……这一切,都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。

  没有文学的天空,连鸟儿都无法飞翔。抚慰人心的是,诗歌虽死还有灵魂在飞翔。如果我们不愿意接受文学已死、诗歌已死,那就应该多一些“看不下去”,阻击不正之风,防止文学和诗歌精神的沦丧。


文章来源于网络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