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时代,诗歌已死?! 
2016-12-29 16:23:38
  • 0
  • 1
  • 1

文:危笑天

英国作家狄更斯说:这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这不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

有人说:这个时代,诗歌已死。

又有人说:诗歌将在我们这个时代新生。

今天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起因是我把自己在《阳江日报》发表一首小诗的消息告诉了写作班群里的同学,刚开始引来一片掌声,有好心的同学还帮着把这首诗直接贴在了群里,但突然平地一声雷地蹦出了“恶俗”两个字。说实话,我当时都还没反应过来,就好像平白无故被人蒙头敲了一棒似的。正所谓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,这下子,群里顿时骚动起来,引发了一阵不小的争吵与议论!无论是赞赏也好,反对也罢,我已无心理会,反而陷入了深深的思索……

我们这个时代到底需不需要诗歌?!需要怎么样的诗歌?!——在这个时代还问这样的问题是会被人耻笑的!是会被人用唾沫淹死和臭鸡蛋砸死的。而且这种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,也没有人能说得出答案。唐诗宋词渐渐被许多人淡忘,新诗就更没几首能留在人的记忆里;写诗的人越来越少了,看诗的人就更找不到几个了。那个曾经写过那么温暖的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的诗人海子,已经死了;那个曾经写过坚强有力的《一代人》的诗人顾城,也死了;还有几个活着的诗人,大多都沉默了……

所以,你现在到街上去碰到任何一个陌生人,你可随便称什么人,千万别称自己是“诗人”,否则定会让你“体无完肤”。

可到底世界上还是会有几个不怕死的,继续执著地写,顽强地写着。诗歌对他们来说,也许更像是萝卜,尽管很多人不吃它,讨厌它,排斥它,可它依然存在。

我不是一个“诗人”,我只是一个偶尔会写一两首诗歌(或者叫做歌词)的人。我只能说诗歌是我一种很好的表达方式,最关键的是它让我省时间少打些字,比起散文、小说来,简单得多了。就好比有些人说用鼻子呼吸很舒服,有些人说有嘴呼吸比较舒服,还有些人说用屁股呼吸最舒服。没办法,这是个人的选择而已。

我之前为玉树地震写得那两首诗,出发点也很简单,我只是作为一个有感觉的中国人写出了几句内心的话,用几个句子凑成了一堆像“诗歌”的东西,就好像有人渴了,忍不住要喝一口水一样,就这么简单。不抱怨,不歌颂,不哀伤,这只是我内心自然的流露。汶川地震后,我毫不犹豫地捐了100元(请愿谅我当时是个月光族,只能拿这么多了),这次玉树地震,我照例捐了100元(请愿谅我还是个月光族,况且一视同仁吧),但这次我比上次多了一动作,就是我突然诗兴大发地写下了这两首诗,以示纪念,也算是我这个写字的人所能多做的一点“贡献”吧!现在想来,简直是懊悔莫及了,写这两首诗不仅是“画蛇添足”之举,更有“鲜花上浇粪”之嫌!

我并不知道“恶俗”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是什么,不过,这让我想起媒体报道的另一件趣事来。前不久在北京召开的《乡村爱情故事》研讨会上,一些专家批评说《乡村爱情故事》是伪现实主义,不够高雅。这番“高雅论”让本山大叔血压瞬间升高,激动得发飙:“我不是什么高雅的人,我也没装过高雅,我也最恨那些自以为高雅的人。没有大俗,就没有大雅……”其实,以本山大叔今时今日的地位和造诣,犯不上和这帮“专家”较劲。况且,本山大叔拍得电视剧是俗是雅,大家还不都心照不宣嘛。话再说回来,我写的那首诗是不是“恶俗”、“恶心”、“令人憎恶”呢?!无需争辩,我只把这些话当作是《三国演义》中陈琳的那篇檄文一样,虽然把曹操的祖宗十八代都操了一遍,听得曹操暴汗淋漓,却不想因此止住了曹操的头风病,从而化悲愤为动力,最终打败了袁绍。

这个时代,诗歌已死,只有少数写诗的人还活着。所以,你不用惊讶,也别稀奇。所以,无论前面是枪林弹雨,还是万紫千红,为了祭奠“死去”的诗歌,就让我毫不顾忌、疯狂地、作呕地歌唱,将“恶俗”进行到底吧!

我要歌唱

为了能在诗海里徜徉

为了能在草原上奔放

为了年轻的自豪啊

为了成功的欢畅

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

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康

……

我要歌唱

歌唱祖国,歌唱青春,歌唱理想

歌唱这一切、一切幸福美好的时光!


文章来源于网络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